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邯郸旅游门户网站

邯郸旅游网

搜索

陈想菊—一个走红网络的85后文学打工妹

2015-5-12 15:02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720| 评论: 0

摘要: 百灵网视台刘爱虎报道)朝夕与纸笔为伍。作为媒体记者,曾采访过不少文学青年。也曾处理过不少来稿来件,但从来没有象读陈想菊的美文,让我心生激动,精彩纷呈之时,让我击节称赞,赏心悦目之中,让我拍案叫绝。 想 ...

      百灵网视台刘爱虎报道)朝夕与纸笔为伍。作为媒体记者,曾采访过不少文学青年。也曾处理过不少来稿来件,但从来没有象读陈想菊的美文,让我心生激动,精彩纷呈之时,让我击节称赞,赏心悦目之中,让我拍案叫绝。

      想菊,是一个85后的女孩,她出生在将军摇篮的湖北麻城。英雄辈出的土地,蕴育出她的灵性,红色的土地赋予她聪慧。她看上去矫小玲珑,但她有着江南女子的美丽,文静与清纯。
      想菊,家境不是甚好,父母生了两女一男,为了供哥哥上大学,她和姐姐只读到初中就辍学回家了。但她从不气馁,她有一个色彩斑斓的梦想——那就是做一名出色的文学家。

      就是怀揣这样一个梦想,一个柔弱的女子,在上初中时就用手中的笔与文字对话,与思想交锋,与命运抗争,摸索着语言、汉字的道路索索而行。象一只桑蚕,吃着小说,诗歌、散文的嫩叶慢慢长大。十七岁那年,她写出了让人为之惊叹的十八万长篇小说《飞越围城》。
      2012年,出于生活的压力,和感情世界的不悦,她告别家乡,只身来到花城—广州打工,白天在轰呜的机器流水线旁,她挥汗如雨,夜晚,当其它姐妹熟睡后,她拖着疲惫之躯,躲进文学的王国里,藏在诗歌、散文、小说的丛林里,享受着单纯而清纯清静的世界,那里没有浮华和喧嚣,没有物欲横流,没有绯言诋毁,唯有安宁逸谧,没有衣着光鲜,唯有淳朴淡雅。在写作的过程中,看到了久违的蓝天白云,潺潺溪流和无垠的绿色草原。对她而言,写作的过程就是找回自我的过程,也是寻找“自己”唯一值得信赖的灵魂出口。文字,帮她挖掘捕捉和记录每一次的震撼和感动,抚慰她每一次无言的疼痛甚至苦难。从她心灵最柔软敏感的地方出发,穿越时空,穿越现代与古典,抒发一滴哪怕最细微的内心涟漪,使她“活”着,拥有最实在的质感和色泽。
      生活的压力和早年爱情的不幸,使她迷茫,使她彷徨,想菊这时发表的散文,大都充满忧愁与悲伤,同时也充满了对真爱的渴望。如:
《未有昙花值得惊艳》

      剪一段时光,截一朵风月,写一篇文字,仅此而已。未曾有昙花值得惊艳。
——题记
      情缘,是一场空白的欲念。你打马而过的江南,曾令我春心潋滟 。如果我不走远,你是否还会看见,那些为你拼凑又被你毁掉的时光碎片?
      有时候爱着,依然孤单。正如,有时候躺着,依然疲倦。
      有时候沉默,还是眷恋。正如,有时侯笑着,还是伤感。
      我主动,假装忘了矜持;我节制,因为失了对望。
      等你懂我的那一天。
      等你疼我的那一天。
      那一天,也许很遥远。
      你到来,你离开;你留下,你带走……只要你开心就好,无需顾及我的感受。获得过便是拥有,我又怎会奢望永久?
      这薄凉而孤独的尘世,曾被你爱过,也爱过你,足矣。
      清泪几许,落红满地。谁任相思秋心意?黄花残后,东君不理,卿向何处去?
      没有一段相思,可以长过黑夜,否则,我怎会经常一个人,在子时数星星;没有一种温情,可以烘干眼泪,要不,我为何总在照片后,忆你颜如画。
      日复一日的变迁,终究物是人非了初衷。
      岁月天天煎熬,它泼掉的苦水种出了红豆。
      我只能咽下,这前世的因果。
      而你,是否还记得,那年的风月,那时我们,曾将青丝绕指柔?
      彼时风月浓,柔情万种,怀里春心红,前方海市中,一秋蜃景艳苍穹。
      黄花开那次,绚烂谁执?满笺痴心字,君作生死许,转身负尽倾城誓。
      我低垂的眉眼,在秀发中沦陷。被岁月洗劫的柔情,空负今生。虽然如此,还是假装很深沉。我的优雅背后,有你看不见的隐忍。
      满地落红掩风流,一任天涯各自秋。物是人非花无语,多少清泪葬香丘。那年相思正浓,谁让黄花开瘦?东篱埋豆蔻,情丝逐水流。曾把年华付春风,东君还我心成冢。
      最深的隔阂是误会,最好的告别是遗忘,最大的救赎是懂得,最疼的相思是病入膏肓。时间对我撒了弥天大谎——它说付出就有回报,它说努力就有收获,它说他有一天会明白。
      我总是等,等到繁花落尽,等到青丝成雪,等到伤口结痂后又添新的伤口……终于,上苍让我遭遇意外——修行到最后的正果是,伤口不再疼痛,我已练就了铁做的心。
      一路走来,看到的风景都不是风景。她妖娆似昙花,终究开落无声。
      倾其一生,所有的爱情都不是爱情。他纯洁至完美,却将初衷负尽。
      你要的花,总是不开;你等的人,总是不来;你期许的话语,他从不表白。
      待到千帆都过尽,这一片苦海,还是永远的望夫台。彼岸,无岸,何来有花?
      忘却或是记得,言在此而意在彼。物是人非淹没渴望。静数流光,陪伴我的,还是孤独的夜,和一些顾影自怜的文字。
      就是这样,她的散文象诗一样,中伤你的心,开启你的情感闸门,让你感觉到:世上万苦情最苦,情到深处心肝碎。也是,象她这样的花季年龄,正是情感丰富的时日,难怪她的美文,情浓浓,意浓浓,成为许多打工一族青年竞相转载的佳作。《难改掌心路》
      砚台之内红尘煮,墨落肌肤,笺字为赋,瘦笔难改掌心路。
      天地之间无归宿,一生清苦,长歌当哭,水袖云间芳华负。
——题记
      时光,经不起蹉跎。
      我只能从回忆的废墟里,挖掘你当年的模样。
      灵感,容不得拖延。

      再无法从那些残垣断壁的瞬间,拼凑圆满。
      一些被丢弃的珍惜,在寂寞里抽泣。
      我最大的误区,是受困于情锁,且永世不得超生。
      我最深的忏悔,是明知艰险,还一往无前。
      曾经的悲痛,固然撕心裂肺,却也难以化为力量。
      此去,无回。
      前行的路上,依然辛酸。
      而我,只能奋斗。
      人生路该怎么走?未有明确的方向。
      我曾将“左手幸福,右手梦想”作为终极愿望。
      只是求全之毁,好事不成双。
      十字路口上,引导我的只有迷茫。
      听说抉择的区别是“鱼与熊掌”。
      看不清的远方,让我不安和动荡。
      眼中,空含清澈目光。
      我柔弱的内心,从此只能,在笑容里藏伤,一面崩溃,一面坚强。
      有些故事还没有讲完,那就算了吧!
      人生的结局从来都不完美,你又何必为我编写童话?
      记忆在时光深处,无所适从。
      难改的世俗变迁了初衷。
      …………
      饮一盏相思酒,念君而醉。
      凭情衷千杯,都化作倾城之泪!
      逐一汪红尘水,席地而睡。
      纵妆中画梅,又怎掩颜面成碎?
      如所有的年青人一样,在爱的世界里,他们有悲有欢,而想菊的散文,凄凄迷迷,悲悲切切,如“黛玉葬花”,又如青照的“不思量,自难忘……”

      2003年,想菊,开始创作《飞越围城》这部小说,那时,她还没过十七岁的生日,正在学校读初三。处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,有太多美丽,太多梦想,更有太多痛苦,太多辛酸。小说的主人公陈雨欣是一个心怀梦想,看重友情的80后花季女生,她上初三面临中考的一年里,发生了许多出乎意料的事情,从补课到不补课的纠结,从转班到未转班的痛楚,从坚持到放弃的迷茫……
      生命的波折多于平静,应试的压抑苦困了年华,但依然平淡的生活里有惊喜,无望的绝境里有曙光。那些关于亲情、友情、学业的疼痛与纠纷,都在成长中蜕变时获得了另一种意义的重生。
      著名作家朱应召对她的这部小说给予了极高评价:除了故事情节真实感人,引人深思,这部小说最大的特点是,叙事流畅、文笔优美,不时闪现出带有哲理的经典语句。比如:
      也许从春天里走过,我们不必刻意去要求一定开花。说到国庆节那个约会,我会抬头看天空,似乎白天也能看见蓝心草画的星星月亮。嘿,花季少女。我把信给她,说:“你看。然后就为我遗憾。”
      男同学不单四肢发达,大脑也超级发达。
      如果我的忍耐只有林黛玉那么少,我也会吐血身亡的,可我太坚强,叫几个男生失望。
      蝶云说:“今夜有星,我陪你看满天星斗”。
      我说:“每颗星星都是忧郁少女晶莹的泪”。
      ……………

      类似这样的句子,在小说里俯首可拾,比比皆是,着实让人惊喜——就象来到广袤的海边,除了海天相连,繁星点点,鸥呜阵阵的无边风景,遍地满眼还都是美丽的贝壳一样。
      小说中,陈雨欣曾经:“看着妈妈憔悴的眼神,拿起笔,掺入所有的感情,写成了一篇文”。
      读了这篇文章的人都说好,挺感人。尤其是思凌、嫣林,她俩说:“非常好,可以投稿的”,还有蓝芯草,她直截了当地说:“欣雨,你写得真好,我羡慕得有些嫉妒。”
      为此,作家朱应召说:小说写的非常好,确实让人看后心生羡慕与嫉妒。并为小说赠诗一首:《折翼天使的创伤》
      贫穷折断了求学的翅膀
      却折不断青春的翱翔
      走出中考的围城
      你用另一种方式
      让人生闪亮
      机器轰呜的流水线上
      残酷竞争的白领职场
      你用心灵
      把十年时光
      谱就一首首诗行
      那些忧伤的少女情怀
      那些激情的少女时光
      在一本笔记里珍藏
      时间,可以让纸张发黄
      却抹不去它的分量
      十年后,它终于要发热发光
      弥补你——
      折翼天使的创伤

河北报业集团书刊社【大国记忆】杂志,专题部刘主任阅读她的【飞越围城】后,决定为她连载,这对想菊是极大的鼓励。
由于想菊几年来笔耕不止,积累了丰厚的文学功底,她的诗歌、散文、小说日臻完美,陆续在20余家媒体报刊发表。并被聘为打工诗社全国总社秘书长、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会会员、广东省青工作协会会员、中国青文艺学会华南分会会员。广州珠海区作协会员、散文签约作家等。
有位诗人曾经说过“没有比脚更长的路,没有比人更高的山。”这是想菊坚毅和自信的哲理和对人生的自我挑战。她还很年青,对文学也很执着,我们相信,在今后的岁月里,她一定有更好的文学佳作奉献给读者,奉献给她的粉丝。【本文被【百灵网视台】【祖国网】【大国记忆网】【中国大众网络电视台】【中国县域经济报】刊等并连载。

【作者简介】:陈想菊,女,

湖北麻城

人,生于1986年11月6日,底层民工,曾做过鞋厂普工、超市收银员、工地小工、幼儿园教师、电子厂文员、招生老师,目前在一家贸易公司从事文字编辑。初中毕业步入社会至今,一直坚持业余写作。目前为#打工诗社#全国总社秘书长,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会会员,广东省青工作协会员,中青文艺学会华南分会会员,广州市海珠区作协会员,散文在线签约作家,四川省青少年作协会员,有十八万字校园长篇小说《飞越围城》即将出版。曾发表散文、诗歌各百余篇,多次在征文比赛中获奖。作品散见于《宝安日报—打工文学》《南方工报》《丹荔》《青春男女生》《大国记忆》《新诗会》《中国微博诗选刊》《香港诗人》《安源工人报》《海珠文化》《东方诗刊》《左诗苑》《当代文学作品选》等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关于我们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邯郸旅游网 ( 冀ICP备13022187号  

GMT+8, 2018-12-19 09:17 , Processed in 0.033999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 技术支持:易联网络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